• 。如果你正青春年少,欢迎回到20年代(For 周末画报)
    文/卡米

    这是1922年的长岛之夏,年轻的盖茨比爱上了轻佻的黛茜贝克小姐,1974年版本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 (The Great Gatsby)的主演是ROBERT REDFORD和当年的著名文艺女MIA FARROW,剧中人代表的是美国主流社会的着装风格和20世纪的20年代的潮流的回归。在电影里MIA FARROW身穿乳白色连衣裙,配上长项链和宽檐帽,以及用发夹卷起的短发的样子,成为了电影史上的一个经典时尚瞬间,而男主角则穿了三套Ralph Lauren设计的西装、帽子和手套,这种风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成为了品牌的形象风格代言。

    2012年春夏的Ralph Lauren正是向这部1974版的旧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致敬的系列,而最新版电影也即将在2012年的圣诞正式上映,时尚风再度刮回到了经典的1920年代,中性风、装饰艺术风、大胆的色彩对比等等也重又在Alberta Ferretti、Chloe、Dior、GUCCI、derek lam、EMPORIO ARMANI等一众品牌的2012春夏系列中盛行起来,各式喧腾的20年代风格抢在即将而来拂面春风之前,降落到了各大现代时髦都市中。

    2012年春夏的Ralph Lauren

    了不起的1920年代

    经历了一战洗礼之后的20世纪20年代被视为一个改头换面的全新年代,似乎是一夜之间,大街小巷的上空都飘荡着爵士乐,汽车使生活的节奏加快,整个社会仿佛就处在嘉年华的前夜,青春文化占据了主流,“如果你正值青春年华,请尽情享受生命吧!”这一观念战胜了战争所遗留下来的压抑和伤痛,社会舞台是活跃的年轻人的天下,有声电影的出现更让娱乐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代表着现在大众文化的产品MTV,也是在20年代孕育出来的现代艺术形式,人们也在那个时期认识了一位永远的巨星米老鼠,后来他也成为了现在的服装设计师们装扮或者设计的灵感形象之一。

    此时若是象导演Woody Allen那样的以电影《午夜巴黎》的方式进行穿越,并将舞台扩展到整个20年代的喧闹,那个籍籍无名的好莱坞剧作家应该会遇到立体派的毕加索、马蒂斯和布拉克这样不仅为绘画开创了新天地,还影响了后来的摄影发展的前卫艺术家们,更有一战期间出现的艺术流派达达艺术的代表人,当时光芒四射的怪胡子达利先生;芝加哥的爵士光华已经不在,人们开始聚集到纽约的哈林区,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爵士俱乐部里,年轻一辈开始尽情享乐、向往新时代的奢侈欢乐,他们坐着汽车穿梭于舞会、戏院和俱乐部,“失落的一代”的代表之一海明威在当时正鼓吹着饮酒、做爱,这样“一切神明统统死光,一切仗都已打完,以往关于人的一切信念完全动摇”的浮华享乐年代被F. Scott Fitzgerald称为爵士年代,并成为了他在1925年出版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场景,也曾出现在了乔治.巴比耶名为“永别了”的时装系列设计图里的场面;那个时候的时代丽影是LOUISE BROOKS这样有着性感红唇和留着俏皮短发的女子,被称为LULU的她,是红遍好莱坞和欧洲的性感象征,或者更加性感大胆热辣如Josephine Baker,也在1920年来到巴黎发展,并成为法国爵士舞巨星,异国风形象风靡整个巴黎,亦被海明威、考克多等文人名士十分推崇,现在十分流行的“IT GIRL”这个名词也在1927年被英国小说家ELINOR GLYNM用来形容性感的CLARA BOW,蓬松卷发稚气脸的她也是当时女孩们的模仿对象。。。

    巴黎在1925年举办了世界博览会,起自维也纳画派的Art Deco一词出现,原只是装饰艺术方面的运动,却同时影响了建筑设计的风格,在Art Deco中融合了非洲、埃及、墨西哥阿兹特克的原创艺术,以几何符号作为创作元素,以及来自动物灵感,从珠宝、服装、空间设计到建筑,全面性的影响到人们的生活。1929年纽约的克勒斯勒大厦不仅是当时最高的建筑,也是20世纪20年代美国风行的Art Deco风的最佳代表。装饰风格影响在当时的珠宝与腕表设计中尤其表现明显,装饰艺术设计中充满着三角形、正方形、六角形、八角形等几何形状,以及大胆的对比色彩,黑玛瑙、玉、珐琅和红、蓝宝石这样贵重报社交错运用,并且大量的使用白金与铂金,比如由于受到印度Mughal帝国装饰风格珠宝的灵感启发,Cartier创造出许多款名为“tutti-frutti”的宽版手链,运用蓝、红等色彩浓郁的宝石,并将其雕刻成为树叶、花,或是蓝莓等自然形状,然后铺满在手链上,为向来习惯西方思维的高级珠宝设计师带来不一样的东方情调。这样的Art Deco风充斥各个领域,自然也对服装设计产生重大影响,甚至连当时的女子妆容方面也如此,对比色彩与线条的运用正兴,无曲线设计的洋装在当时盛行,更加轻便、更年轻化,与之前以贵妇时尚为流行指标的潮流大相径庭,拥有15岁少年般未发育身材的身形才是标准的美人,一如《了不起的盖茨比》 里的MIA FARROW所扮的女子。

    中国在1921年时,“女人都穿上了长袍”,这是张爱玲《更衣记》里的对旗袍重新盛行的明确记录,到20年代末,因受欧美服装的影响,旗袍的式样也有了明显改变,长度被缩短,腰身被收紧。而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里,西式装束更成为了上流社会普遍追求的时尚,是这一时期时髦女子们极为倾慕的装束,主要有连衣裙、西式上衣和短裙、西式呢质大衣、翻领毛皮大衣,搭配宽沿草帽、高跟鞋等,尤其是渐渐成为必不可少的时髦的高跟鞋,式样从西方传来,最时髦的是风行20年代的中间尖细下面宽大的路易式女鞋跟,还有玛丽珍式的脚踝绑带鞋,许多在国内制作加工,只要经济条件许可,每位追求时髦的女性都愿意拥有一双高跟鞋。女性的剪发开始流行,或者烫了之后蓬蓬的堆在头上,尤其是在当时国外的歌舞、电影、服饰、饮食等生活总是最先传到的东方巴黎上海。

    。《了不起的盖茨比》新旧剧照

    LOUISE BROOKS

    Josephine Baker

    CLARA BOW

    巴黎时髦女子之战

    对于时装界来说,曾经让妇女抛弃了紧身胸衣,改革过当时的女性着装的时装史上重要人物Paul Poiret,却在一战以后事业急转直下,到了20世纪的20年代时,他开始与一个女人在事业上苦苦竞争,尽管大名鼎鼎的Poiret先生最先发明了帝国线,推出过一步裙,甚至设计出很是轰动的宽松女长裤,还试图抹去了艺术与时尚的分界,请来当时的新派画家为他的服装目录绘制插画装饰店面,这种装饰风格,正是风行至今的Art Deco的前身。但,20年代的时尚代名词却注定要让给那个和他竞争的女人Coco Chanel女士,那时她还叫着Gabrielle,Poiret当时指责她是“灾难发明家”。在一本名为《时装牺牲品》的书里曾写过一段故事,一天他遇见Chanel身穿全黑色的衣服,嘲讽地问:“您一定是在哀悼!不过,是为谁呀?”Chanel回敬道:“当然是为您,我亲爱的先生。”

    也就在20年代,时尚大事记发生了两件与Coco Chanel有关的大事,其中之一就是这个被Poiret先生嘲讽的天生反骨的Coco Chanel女士在1926年创造了X形、及膝、长袖、以弹性布料或绸缎做成的那件黑色小礼服,并且在此后的八十多年里,一直经典成了时尚圈中一段永恒不朽的神话,也成为了所有"有品位的女人必备的制服"。另一件与之有关的时尚大事则是在更早的1920年Coco Chanel发布了Flapper Dress,她曲调了裙子繁琐的的装饰和褶皱,用简洁时尚的线条代之,这种裙子没有紧身胸衣,也看不见腰线,只是轻轻附在身上,如同羽毛一般轻盈,穿起来却像运动衫或内衣一样令人感觉舒适,当时的女士们因此而摆脱出原来服饰的束缚,可以尽情舞蹈或自由运动。当时时装界另一位泰斗级人物CHRISTIAN DIOR曾由此惊叹,"一个女人凭借一件黑色套头毛衫与几串珍珠项链,就革命性地改变了时装。"

    而在当时的巴黎,整个的时装史几乎就象一部活色生香的女权运动史,巴黎时尚舞台上对台唱大戏的当时三位响当当的女权主义设计师除了著名的Coco Chanel女士,还有斜裁大师Madeleine Vionnet和从意大利杀过来的Elsa Schiaparalli,这些女子之声撑起了巴黎的半边天。前者在1922年的时装发布会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她的服装不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斜裁款式,而且一些衣群甚至不用在侧边或后背开口,仅仅运用斜纹本身的张力,就能轻易的穿上脱下,所有服装都自然生动、贴合人体,这样的曲线在此之前几乎没人看见过。至于Elsa Schiaparalli,尽管品牌不如Chanel的影响深远,但在当时的法国,她却是Chanel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她喜欢在设计里搞怪的作风让Chanel大伤脑筋,后者也习惯以“那个裁衣服的艺术家”来称呼嘲笑她,Schiaparalli最初是以破落贵族和美国阔女人的形象来到巴黎,在巴黎不仅继承了Paul Poiret在色彩与面料方面的成就,同时增加了许多女性化的装饰,并将戏剧感、异国情调等潮流元素融入服装,之后作为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的DALI也参与过她的裙装设计,并创作出了著名的龙虾图案,Schiaparalli本身良好的艺术素养常使她的设计新奇而不失高雅,怪异而不媚俗。

    当时这些服装设计师与艺术家的频繁往来,也让新艺术思潮影响了20年代的时装,立体主义、表现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等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20年代的时装,女士们因此而可以象男孩一样穿起紧身、无骨、有弹性的紧身裤,让身材看起来更加苗条;跳舞的狂潮也带来了又长又宽的裤装、巨大的帽子和帆布便鞋,短裤、背心,加上小巧精巧的钟形帽在20年代也十分流行;户外运动的兴起,让设计师们的眼光也投向了运动服,尤其是泳装和网球服。。。总之,20年代的服装风格也是带着一股中性风的潮流。

     

    Coco Chanel

    Elsa Schiaparalli

    Madeleine Vionnet

    2012年春夏的20年代回归

    2012年末,最新版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以Leonardo DiCaprio和Carey Mulligan的主演阵容即将强劲登场,并以全新3D版方式展现,其中浪漫精致的1920年代服装风格则更引来时尚界的高度关注,曾为1974年版本的电影设计戏服的Ralph Lauren,在2012春夏时装周上也推出了一个20年代复古系列:Cloche贴面钟形帽,低腰线过膝盖的flapper dress,精美钉珠刺绣,鸵鸟毛流苏披肩,轻盈色调配合着各种奢华质感面料,带出的美好年代的欢跃奢华,或者是衬衫、长裤搭配丝巾、帽子的中性装扮,都是在纯纯粹粹、完完全全的来了个向20年代的美的致敬!

    而整个2012年的春夏T台上也是充满了流苏、几何、透明面料等各种1920年代元素的回归新貌和ART DECO的流行趋势,从Alberta Ferretti式的异域部落丛林风情的图案、Chloe将腰线下移到臀部上线位置的宽松条纹裙、Dior的薄纱晚装裙、GUCCI几何图案与华丽流苏的完美结合、derek lam的不刻意凸现腰现的格子裙、到立体感效果强烈EMPORIO ARMANI、金黄色深V领的上衣搭配淡紫色褶皱短裙的ETRO式样全新的爵士乐时代的轻佻女郎造型、更加纸醉金迷感的JULIEN MAcDonALD、用亮泽的塑料纤维打造的图案精美大量金色珠串摇摆流苏层层叠叠裹上身的MARCHESA、高低不一的裙摆和外裙内衬层次穿法的Marc Jacobs、几何图案加上几乎每一件衣服都由欧根纱做底搭配高跟鞋和长筒袜的marni等等,无一不在向那个时尚喧腾年代表达着追忆和爱慕。

    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剧中人问“你是说你爱上了贝克小姐吗?” 爱上贝克小姐的盖茨比将她作为理想的化身,结果却发现对方徒有美丽的躯壳。而时尚这个东西,很少有空去追问灵魂这个事情,它只探究一种潮流中那一种让人一眼就可以分辨出的风格,关于20年代的那些宽松女服,当时的设计师们曾经用透明面料,并巧妙地将玻璃珠运用到服装上,点缀在显眼的部位,增添服装的性感,以吸引人们的目光,这种简洁、大胆裸露的服装风格曾经主导了整个20年代,现在,它们被重新装饰后由另一批贝克小姐们舞进了这个春夏,不必去探究那驱壳内是怎样变幻莫测的灵魂,美丽不是罪,舞会刚开始!